新葡萄京官网【官方版】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民为贵四世
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644,280
  • 关注人气:6,82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旧京冬季的青韭与黄瓜

(2014-02-02 13:43:19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旧京冬季的青韭与黄瓜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青韭

    每逢阴历年底,总想起青韭。青韭不是韭菜也不是韭黄,青韭就是青韭。大致三十多年前青韭忽然就没了。现在的年轻人或许压根儿未闻青韭之名,自然没见过青韭。青韭是北京人叫法,外省如何称呼它笔者未考。青韭叶儿窄棵儿细,长不过六七寸,整体形态宛若韭菜。青韭根部介于青绿嫩黄二色之间,韭叶儿则呈嫩绿(非韭菜之老绿),色泽明快养眼。

    青韭极嫩,一触即断。其味辛香清冽,醇美而无燥气,意蕴温雅。青韭与韭菜虽同祖同宗,却是龙生九子出息不同,它毫无韭菜浓烈奥腻既霸且俗之气。在笔者眼里,青韭与韭菜近乎是两样儿东西,完全不可比拟。青韭于菜肴中很少唱独角戏,没人拿它做饺子馅儿或大盘儿炒着吃,本身也不对路。青韭多用作俏头儿,其妙处在于点睛。比如猪肉白菜饺子拌完馅儿后,撒一把青韭末儿,包出的饺子定有不同凡响。北京话叫“差一吃”。再如混沌,捏一小撮儿青韭于碗中,韭香立时喷薄溢出,吃主儿食欲为之大振。

    青韭棵儿小量寡,于各路菜蔬中很不起眼。但吃家子能为寻一小把儿青韭转遍四九城儿,可见它魅力之大。

    青韭非大路货,价格不菲。过去很少见论斤买卖青韭。菜商用寸来宽的报纸条儿捆绑于青韭根部,论捆儿卖。老北京话管小捆儿状物称为“一子儿”,也就是一束。小捆儿青韭如拇指粗,大捆儿亦不过盈寸。六十年代,如拇指粗的一子儿青韭售价一毛钱,大捆儿则须三五毛。若以斤两计,青韭价昂于肉。青韭用量不大,培植不易,得物以稀为贵。

    昔年旧京,数九严冬见诸市面上的时令鲜蔬称之为“洞子货”。所谓洞子货即完全人工熏焙的反季菜蔬,又称“熏鲜货”。熏鲜货须掘地深至四五尺,上面搭建坡房梁檩,糊上用油刷过的窗户纸,阳光可透过窗纸直晒洞内。及夜,窗户纸上盖以极厚的苇帘子,洞内不见丝毫寒气。凡生长于地坑内的时蔬称为“洞子货”。早先京城言及洞子货,有讲究、珍贵、价昂的含义。洞子货别于大路货,吃得起的人多是阔主儿。每天尚为下顿窝头伤脑筋想辙的穷苦人无缘洞子货。

    早年京师的“洞子”多在广安门、阜成门外一带,有专门的菜农做此营生儿。洞子货分“明火”、“暗火”两种。“明火”是在洞子坑底垫土打好菜畦,洞内生煤炉子。靠顶上的斜坡窗户纸吸收阳光和火炉子散发热气保持洞子温度,炉子即明火。青韭就是明火洞子熏焙而成。熏鲜货既须手艺又付辛苦,很不易。

    熏焙青韭的菜畦中间有地垄儿,高一尺馀。地垄儿当中有水槽儿,接近地面处有若干出水孔,可随时给菜畦注水。青韭不是栽种菜籽儿,而是培育于老韭菜根儿。春天地里韭菜长出后一年不割,任由它疯长而老。深秋后割掉早已不能食的烂韭菜,保留住老韭菜根儿。入冬后,将老韭菜根儿移至洞子菜畦。菜畦内蓄水,把老韭菜根儿密密码放摆齐,类似于京城人家儿养水仙种青蒜。全靠水和温度催生其再度长出嫩苗儿。嫩苗儿长至六七寸就是青韭,割下即可上市。割青须周章费力。因其足下无根漂浮水中,不像割地里的韭菜或割麦子般容易。市面所售青韭干干净净,根部无任何泥土,即缘于它在水中培育长成。

    眼下蔬菜暖棚的规模技术已非昔年能比,成百上千亩菜地都成了“洞子”。青韭却踪迹难寻。不知是熏焙技术没了还是市场需求没了,总之青韭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黄瓜

    过去冬季的黄瓜也属于洞子货,其熏焙于“暗火洞子”。所谓暗火是在洞子内搭砌土炕,炕上垫土为菜畦,畦下盘有坑道若地龙。炕的外沿儿下有小洞儿,可进出煤炉子。炉子热气沿坑道地龙均匀散至菜畦下,将整个土炕烘暖。这类土炕完全就是早年北方民居流行样式,只是炕上不睡人而改为种菜。暗火洞子里没有明火,暖如春夏,温度高于明火洞子。

    暗火洞子适于熏焙黄瓜、茄子、扁豆、香椿、豌豆等。洞子货之黄瓜,碧绿脆嫩味儿浓。掐一块儿,香气窜鼻儿沁人心脾。缘于暗火洞子货费工费火产量底,故售价极昂。昔年冬季里,绝少见人手握整条黄瓜大啃大嚼。倘若谁家饭桌上能摆盘儿拍黄瓜,其体面气派足胜过一盘儿大对虾。

    六十年代京城,冬季黄瓜尚属稀有。菜市偶尔有售,多是“冻货”而非“洞货”。冻货黄瓜大半条受冻而烂乃至流汤儿,蔫软似腌黄瓜。这类黄瓜大概原本也是暗火洞子货,或因稀缺不售保存不当而致溃烂。该冻货已无半点儿黄瓜味儿,更甭说脆劲儿香气。而商家宁可烂掉亦不大幅降价出售,这大概可归为计划经济特色。即便如此,仍有嘴馋者于寒风中对三两条烂黄瓜注目许久不舍离去。

    眼下菜摊儿上的黄瓜一年四季顶花儿带刺儿,条条鲜嫩顺溜儿,瞧着哪儿都好,且价格还不贵。唯独一点不尽人意,黄瓜味儿差多了,嚼在嘴里再无香脆沙口之感。昔年价格极昂的洞子黄瓜现如今成了大路货,一点儿不稀罕了。

    清人夏仁虎《旧京琐记》说,他有位蒋姓亲戚,曾是光绪朝内务府御果商,专门供应内廷蔬菜水果儿。蒋某生意隆盛时,每至年终岁首以黄瓜做馈赠之物,可谓极体面之厚礼。其时洞子货之脆嫩黄瓜市价每条高达一二两银子。起初,皇商蒋某家大业大手面大。凡故友挚交每家儿送黄瓜一盘儿,每盘儿价银至十数两。他由此风光得名“黄瓜蒋”,后也因此而家道败落。

    内务府掌御果太监得知黄瓜蒋手面如此之大,遂对其克扣盘剥。若黄瓜蒋不分与其例钱,内务府账房儿即拖欠货款不付。黄瓜蒋得不到款子,御果皇商总得担着,太监例钱也就只好欠着。

    这管差事太监等不及了,竟亲自登门找黄瓜蒋讨要例钱。有一回夏仁虎在黄瓜蒋家中正巧碰上了内务府太监。就见黄瓜蒋命府中男人全部躲避暗处,令女人出面应付。太监坐定即拍案扬言,今日若不给钱就跟你们拼命。蒋府女人屏息静气听完太监发威,先沏茶端上,继而涕泪而泣。诉说领款如何艰难,趸货如何不易,例钱越累越巨,照此下去一家老小只有寻死解脱。太监起初无语静听,不一会儿跟着抹泪,伴之委婉相劝,最后竟感而言道:“我们交谊多年,怎肯坐视?”说完,从怀中掏出数量银票道:“这区区几两银子,暂且度过几日,万不可太过伤心。”女人收起声泪,赶紧道谢,太监又语之殷殷相劝数句而去。夏仁虎于暗处闻听至此失声而笑。黄瓜蒋道:“这已是成文,如此搪塞近十年。即便有钱也不能给,他们给一而要百,贪欲无厌。惟用此苦肉计。”

    御果太监固然贪得无厌,但十年间回回被女人眼泪迷惑感染,还往外掏银子,可见其人之恻隐尚存。孟夫子言“恻隐之心,仁之端也”,人性本善大概不错。无恻隐则失之仁。仁者人也,无仁则非人。御果太监凭此点滴恻隐之心犹可为人。无恻隐者,按孟子话说,其离禽兽不远矣。

    由洞子货至黄瓜蒋又及人之“四端”,话一扯远,稍不留神就跑题了。
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前一篇:守岁拜年杂谈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< 前一篇守岁拜年杂谈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